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热图 > >正文

君似朝阳最新章节_ 第88章 意料之外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兴安盟新闻网
 

    领域文学网

    “外婆,你的这个话要是被妈妈听到可是不会开心的。”

    “我知道,但是你就说我说的对不对吧!”

    “说的对,但是吧,外婆,有些话你不说我也知道,所以吧,不用说这么明白的。”谈希凝头疼了,怎么能说得这么直白,要是真被她家母上听到了,又要炸毛了!

    “我这不是也练练我的中文水平吗!最近啊,我想报名普通话考试,你们那边不是也流行什么英语四级六级什么的吗,出国还要考雅思托福什么的,现在我把证考下来,将来不定什么时候就真的用上了呢!”老Sophia有点不好意思,她都已经年近七十了,还要学年轻人考试,是不是有点丢人啊?

    “外婆,不要不好意思嘛!考试又不限制年龄,那就说明它是鼓励年纪大的小的都参加,重在参与吗,丢人应该是在于考上还是没考上,不是在于您年纪大了要参加考试,外婆,您的思想从根上就是错的呦,知错就改知道吗!”

    “我知错了。”那委屈的小样子,让一旁看热闹的老白同志很是开怀,不过心中暗暗的想,在所有人面前都是女强人的妻子,只有在孙女面前时,才有这种少女心态,就连对着他的时候,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什么欺男霸女的痞子,或者他俩是联姻的呢,他多冤啊,明明是两情相悦的事情,硬是被别人曲解成这个样子,真是无奈啊。

    “外婆,不要这个样子对人家了啦,你看外公啊,气的眼睛都红了。”

    “不要理他。Erica你也去补觉吧,不是说你妈妈没让你睡好吗,快去补觉,至于你说的比赛的事情,今天你休息好了,明天再去找你老师。现在马上就天黑了,你快点好好休息去。待会儿做好饭了外婆再叫你。”

    若论贤惠,薛烟茗和老Sophia不相上下,但要论厨艺,那就是十个老Sophia也赶不上一个薛烟茗,当然啦,也不能比啊,不然谈希凝的杀手厨艺是从哪里遗传的,当然是从她外婆这里遗传了喽!

  &治癫痫病武汉哪家医院好nbsp; “那我先休息了,外公外婆晚上见。”

    老Sophia虽然厨艺不好,经常会弄得火灾**件,但是一般的步骤她都会,就连每道菜的每个步骤分别是多长时间她都知道,但是就是属于指挥那一类的,不能动手,所以她只能在厨房叮嘱佣人,让她们把握好火候时间之类的,特地让他们做了孙女喜欢的绿豆莲子鸽子汤,做好之后才上楼叫孙女起床。

    在这一点上,她和薛烟茗一样,都和白雪不一样,白雪是那种急性子,做事严谨到变态的那种,就像是对待女儿,和对待下属一样。但是老Sophia和薛烟茗是那种有头脑溺爱孩子的人,她们会在合适的方面,给予谈希凝最大的宽容和便利,她们不会克扣掉她睡懒觉的时间,也不会为了孙女的身材,控制她的食量,这些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都是可以迁就孙女的。当然了,原则问题是不能变的,所以相对于和自己妈妈相处,谈希凝更喜欢和奶奶或者外婆相处,至少,她还有一部分的自由权。

    下午回来的时候还一身休闲装,到了晚上母女两个就换上了在这个家里该穿的衣服——复古裙子。基本上这种裙子得到了英国贵女的喜欢和追捧,所以这也使得这种风格的裙子随处可见,却也衬托了那些名家的手艺和价值,像谈希凝身上的这种,由顶级名家设计的,价格绝对不会低。

    对于那些所谓的名家来说,他们注意的不再是卖出一件衣服自己得到的利润,而是穿衣服的人,能够更好的衬托出衣服本身的特点,他们不想因为那些穿着的人而降低了他们衣服的格调,砸了自己的招牌。甚至于有的设计师特立独行,遇见合眼缘的就是分文不取,也希望看到他们穿着自己的衣服。而谈希凝身上的裙子,就是出自一个这样的设计师之手。

    那是她刚到英国的时候,老Sophia给谈希凝过五岁生日,著名设计师xyz就在应邀之列。在这场晚会上,一大一小互相结识了。从那之后,谈希凝的衣服等一切由布组成的东西,就都由他来做。对他来说她是他的灵感来源没有灵感的时候带她出去玩,看她试穿自己设计的衣服,仿佛她一笑,就能让自己灵感迸发的感觉;对她来说他是她的免费服装师,她的时尚交给他来打理,也包括她回中国之后的服装,都是他得过来的或者她飞过去。要是实在没时间了,他就派助手给她送来的,谈希凝曾笑着对他说:你就是业界良心,像你这样特别“专业”的人,可是越来越少了!

    他笑了,癫痫病发作的症状如果坚持送衣服是专业的话,那他只对她一个人专业,这个特权只有她有,就连老Sophia都没有这样的待遇,谈希凝不知道用这个做引子,在他和老Sophia面前说笑了多少回!

    Harry笑了,如果坚持送衣服是专业的话,那他只对她一个人专业,这个特权只有她有,就连老Sophia都没有这样的待遇,谈希凝不知道用这个做引子,在他和老Sophia面前说笑了多少回!

    她现在身上穿的这件裙子,就是出自Harry的手艺。复古范在谈希凝身上显露出来,让她整个人都一种贵族范,像是哪个古老家族的公主,当然了,事实上她确实是。她一出场,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被她的气势惊到。不知道是衣服衬人还是人衬衣服了。

    “怎么在家里就穿的这么隆重?还是晚上有活动啊?”

    “晚上要去一次老师那边,要说一下复习还有比赛的事。”

    “也好,snow(白雪)你看看你女儿,她比你小了那么多,还知道要去好好规划自己的未来,你看看你。”

    “妈妈,您在夸奖一个人的时候能不能就是单纯的夸奖她啊?别总带上别人。带上别人也行,能不能不带我啊?”白雪想哭的心都有了,她明明是一个严母,到了自家母亲这,自己的威严碎了一地,这让她还怎么拿出严母的款儿去管教女儿,她岂不是更不听自己的话了。在家里爷爷奶奶所有人都宠着她,她要是不严着点,估计杀人放火她都敢,毕竟有人给她擦屁股,那不就是怎么喜欢怎么来,怎么舒服怎么来!

    “你说这家里总共就四个人,我是不能把自己作为反面教材,你爸更不能,你女儿可是好的很,就剩下你了,不说你说谁,当然了,如果安易过来的话可能就把你替出来了,但是这不是没来吗那你说,就你们三个人,你让我说谁?”

    她发现,现在她妈妈的说功是越来越好,都报名了普通话考试了。不是她不支持老人学习考试,而是你说你都那么大岁数了,还参加那种考试做什么,那都是一下小年轻要考的证书,没有那些证书他们不能工作,所以才考的。再说了,就算考下来她也不会从事相关的职业,何苦再那样苛求自己。当然了,这也就是她心里想想,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癫痫病怎么治疗效果好呢可是,就算她不说出来,老Sophia也一样知道。那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虽然不喜欢她嫁给军人,但是并不影响她还是最了解她的人。女儿睫毛往下一闭,她就知道不定心里怎么吐槽自己呢!

    “行了,有什么想法就直说,我只听听不会当真。”

    她妈妈说话真是越来越有水平了,不会当真就说明也不会把你的话听进去,不会当做意见去考虑。“没什么,就觉得妈妈您真是要强,学一件事就要做到最好。学中文就要考普通话。孩子们就该像您学习学习。”

    “不用给我戴什么高帽子,我一直都是这样。我也不奢求小辈儿们向我学习,只希望你这个中辈儿能向我学习。”说完话就端着饭碗回到厨房,把碗放在灶台上,这也是她们家的规矩,饭后一定要把自己的碗拿过去摆好,然后洗好,放在一边,下次吃饭还是各用各的碗筷,省去了很多本不必要的麻烦。

    谈希凝在一边观战,嘻嘻的直笑,引得白雪凌厉的眼神扫过她。她噎了一下,然后迅速地吃完嘴里的饭,拿起自己的碗说:“我吃好了,外公,妈妈你们慢吃。”说完就一溜烟的跑回厨房,收拾好了之后就说自己要去老师那,老Sophia让家里的司机去送她,然后就去了花园给那些小植物浇水。

    餐桌前只剩下了白正卿和白雪父女,白正卿放下碗,对还在用力嚼饭的女儿说:“你啊,都是当妈妈的人了,怎么还这样任性,Erica不是在你身边长大的,和你没有那么亲厚也是常理。她五岁以前是你婆婆养的,五岁之后是你母亲养的,和她们的关系你自然是比不过,但是你也不能这样破罐子破摔啊,就真不再想和女儿亲近了?你再这样只会让Erica和你越来越疏远。”

    “爸,你说她天生不和我亲,对她爸爸都比对我亲,您说我能不伤心难过吗?可是那又有什么用,您说说,就按这个样子下去,我怕对她好,她再做出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来。”

    “Snow,那是你女儿,她什么品德你不知道吗,那我告诉你,她虽然骄纵了点,但是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婆婆和你母亲都不会把她教成一个流氓或杀人犯的。真不知道还有母亲会这样说自己的孩子,Snow,你太让我失望了。”说完他也拿着碗走了,真是有点无语,他们Erica哪里不好了,怎么她妈妈就能误会到这种程度?

  南京癫痫病治疗费用是多少;  被父母先后说了一通,白雪觉得自己的心有点堵,之前婆婆也这么说过自己,可是自己没听,那现在自己父母都这么说了,是不是真的就是自己错了呢?看来自己还真的是要改变一下自己的观点了。丈夫总说是因为自己没有适应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的事实,但是,她觉得自己适应的挺好的,但是周围的人都说自己不够好,如果一个人两个人这么说可能是他们的问题,但是都这么说,那自己是真的不够好,这方面她还是有脑子的,看来是时候反思自己的行为了。

    说改就改才是她的习惯,也和她妈妈的教育密不可分,她觉得这是一个好习惯。

    朋友说。她就是一个艺术家,和钢琴在一起的时间都比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长,她不否认。以前她觉得这是夸奖,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怎么觉得这么刺耳呢!这习惯一定要改。

    如果这个决定让她的三个孩子知道了,一定会说,绝对的意料之外啊!也绝对是惊喜!

    谈希凝坐在劳斯莱斯后边的座位上,双手交叠置于膝盖,妥妥的礼仪小能手啊。这样子去见她的老师Caspar会不会给他点小惊喜,谈希凝坏心的想。

    到了老师工作的地方,挂名在英国皇家学院名下的画室,Caspar的画挂在长廊两侧,有些更是她的涂鸦之作,间或夹杂着几幅她的作品,看着下面自己潦草的名字,她有些怀念以前和那些伙伴一起并肩奋斗的日子了。很想念很想念。

    走到老师的办公室,也是他单独的画室,他认真的盯着面前的画板,右手拿着画笔不停地在纸上忙忙碌碌,估计是又再把以前闲时涂鸦的作品拿过去二次涂鸦。要知道对于她的老师来讲,涂鸦画出来的也是真品,但是二次涂鸦再出来的画,可就真的是那种不能仔细看,看了辣眼睛的画。

    谈希凝这样形容Caspar二次涂鸦的作品:可以远观,不能近赏,如果你想仔细观瞻的话,那就真的后果自负。线条僵硬,颜色浮夸,真是丑的不能再丑了,不知道老师什么时候眼光这么独到了,独到的都与世俗不容了!(未完待续。)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