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排行 > >正文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最新章节_正文 第1130章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5)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兴安盟新闻网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

    大半辈子都没有人敢对他放肆,没想到今天让苏小妞在他面前猖獗了一回?

    可当凌老爷子抄起一个苹果想要甩给苏小妞的时候,抬头才发现,这病房门口哪里还有苏小妞的踪影?

    “这毛孩子,跑得比兔子还快,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兮丫头,你今天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某女从另一处病房过来之后,已经和闺蜜歪腻到病床上去了。丝毫没有因为刚刚在另一个病房惹得某一个老人家大怒一场而感到罪过。

    “没有,就是今天早上差一点摔了。”到现在,想想还觉得有些后怕。

    “摔了。怎么回事?”苏悠悠一听,头皮发麻。

    她是专业妇产科医生,自然能也清楚顾念兮的这个月份,要是摔倒了的可怕后果。

    轻则早产,重则一尸两命。

    “是这样的……”顾念兮向来不会隐瞒了苏悠悠什么,就将今天早上发生的那些事情都告诉了苏悠悠了。

    而苏悠悠一听,怒火冲冲。

    要不是顾念兮拦着,她没准已经去找陈雅安算账了。

    “兮丫头,她这不是摆明了要害你和我干儿子?”想到这,苏悠悠又想起了一个人:“你家谈参谋长怎么说?”

    “逸泽也认定她是故意的。不过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也不能拿她怎么样。不过不用说,他现在记恨她,到骨子里了!”这仇要是不报,就不是谈逸泽了!

    “那就好,你家谈参谋长有了防范,我相信他就不再会让你涉险了。”苏悠悠说。

    “对了悠悠,你今天怎么来医院了?”顾念兮没有忘记,苏悠悠现在不是那么喜欢医院。

    “还不是那凌老头?”

    “怎么回事?”

    苏悠悠的神色有点不正常。

    “其实就是……”苏悠悠本来想说些什么的,但最终,她还是咬了咬唇,什么也没说。

    “悠悠,其实是因为凌二小儿癫痫的表现吧?”苏悠悠虽然什么都不肯说,但也不意味着顾念兮看不出来。

    说到底,顾念兮还是知道,能让她的苏悠悠变成这一副迟疑不定的样子的,肯定只有凌二爷。

    “悠悠,既然他们想要再接受你,那你……”会不会考虑,再接受他们?

    顾念兮是想要这么问。

    可话还没有问出口,苏悠悠便开了口打断:“念兮,你说什么呢!”

    她虽然没有明说,假装听不清,实际上谁看不出来,苏悠悠就是不想要提到凌家那一家人,不想要再面对。

    “悠悠,逃避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顾念兮道。

    其实,她也不是那么喜欢凌家。

    就算现在凌母被送到了国外,那又怎么样?

    将来老了,还不一样要回到国内,和凌家一家人生活在一起?

    有了早前的这些,依照苏悠悠的性子,怎么可能还和那一家人和平共处?

    只是关键是,苏悠悠对凌二爷的情……

    要知道,一辈子想要遇上一个自己喜欢的,而对方也喜欢自己的,有多么困难?

    苏悠悠已经和他今生的挚爱错过了一次。

    若是再错过,那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念兮,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现在真的什么也不想去想。”苏悠悠无力的闭上眼。

    凌二爷是她苏悠悠今生邂逅的最美的一道风景,以至于她见过一眼,就永远刻在脑子的最深处好,抹不掉忘不了,灼干了她苏悠悠所有的血泪,看不到今后的每一处风景。

    可这,又能改变什么?

    他们之间,永远隔着一道鸿沟。

    跨不过去的鸿沟……

    曾经,她苏悠悠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去跨过这道鸿沟。

    为此,她和凌二爷结婚,甚至还不惜和家人断绝了关系,委曲求全的生活在凌家,讨好凌家的每一个人。就算身为少奶奶的她,还需要低三下四的和下人说话,她也不在乎。就算每每都被奚落,被嘲笑,那又怎样?睡眠癫痫怎么治>
    因为,她就想要跨过这道鸿沟,想要真正的和凌二爷生活在一起。

    可最终,她苏悠悠得到的,却是摔进了这万丈深渊……

    “那子阳哥哥呢?悠悠,你有没有想过……”其实,顾念兮就是想要为苏悠悠找到依靠,一生的依靠。

    只是这话照样没有说完整,就被苏悠悠打断了:“兮丫头,你怀了孩子就被媒婆附体了吧?姐姐是什么身份的人,怎么可以和狗奴才在一起?”

    邂逅了凌二爷,经历了此生最美的风景,经历了所有的磨难之后,她已经盲目了。此后的其他人对于她来说,她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再者,骆子阳有着大好的前程。

    苏悠悠知道,是她配不上他。

    但,她还是逞口舌之快。

    “好了,你要是在念叨下去,姐姐就走了。”

    “别别别,我不说就是了。我们来玩跳棋吧,今儿个我来的时候特意带上的。”

    “行啊你,上医院还带跳棋。咱们来一局,输的待会到楼道口对护士扭屁股……”

    “好,没问题!”

    一如小时候一样,这个下午她们嘻嘻哈哈的。

    只是,苏悠悠的笑容里,却没有了小时候那么的干净纯粹……

    顾念兮住院一个星期了,随着日子的流逝,孩子也快要降生了。

    这个过程,让她充满期待的同时,也有些害怕担心。

    因为她听说,生孩子挺疼的。

    所以一连几天,都睡的不是很好。

    因为知道顾念兮这几天都睡的不是很好,谈逸泽提前下班到医院里来陪着她。不然寻常的时候,他下班的时间都是快接近深夜。

    他推门而进的时候,顾念兮正一个人蹲在窗前,看着窗户外面的人来人往。

    “是不是一个人呆在病房里很无聊?李威呢?她怎么不在这里?”谈逸泽说着已经上前,从背后将顾念兮揽进了怀中。

    “还行。李威看样子很疲惫,我让她先回去了。”李威就是以前顾念兮跟着谈逸泽长春中西医结合医院癫痫去上班的时候,谈逸泽专门派来陪着她说话的女兵。虽然人名和长相十足的爷们,但人家却是货真价实的女人。

    而顾念兮,还跟她学过几招拳脚功夫。

    因为打你想你顾念兮一个人无聊,也担心顾念兮一个人不知道陈雅安会不会到医院里害她,谈逸泽便让李威有空就过来陪着。

    “老公,要不让她别来了吧。你们最近的训练好像挺多的,她每次来的时候都听累的样子。”

    对于老婆的请求,谈逸泽也不是不知道。

    最近的训练是有些紧迫,所以大家训练结束都有点疲劳,是一定的。

    “可你一个人在医院,我实在不放心。”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又想到:“对了,听李威说你今儿个都没有怎么休息。”

    “嗯,心慌慌的,不知道是不是换了环境的关系。”其实,还有对生孩子那方面的担心。不过这些,顾念兮不想让谈逸泽知道。他每天操心的事情够多了,她可不能拖了谈逸泽的后退。

    “傻瓜,什么都不要多想了。我今天早过来就是陪你睡觉的,你先到床上去,我去梳洗一下,就过来。”说着,谈逸泽径自朝着柜子走去。

    熟练的从柜子里找到欢喜衣服,某男手拿脸盆和他惯用的肥皂,就进了洗手间。

    等他回来的时候,他的浑身上下已经有了清新的肥皂气息。

    “睡吧。”说着,他来到顾念兮的病床上。

    其实,这里的病床不算大,所以边上还准备给谈逸泽一张可供休息的病床。

    前几天,谈逸泽都是睡在这上面。

    不过今晚上,他想要陪着顾念兮。

    这里的床自然没有他们家里头的大,不过两个人靠紧点,没事。再说了,他们在家里睡的时候,不也像现在一样,老是窝在一块儿?

    “老公,今晚不要关灯好吗?这里睡的总是不如家里安心。”顾念兮抱着他的胳膊哀求着。

    “好,没问题。”只要是她想要的,他谈逸泽有理由不给么?

    “老公,你真好。”她枕在他的长臂上,甜甜的对他笑,和在家里睡觉一个样。

    “好了,小东西赶紧睡。不然待会儿,我就不让你睡了。”他的大掌落在顾念兮的睡衣上,意思很明显。要是她再不九江癫痫病治疗的费用睡的话,他可就要进一步入侵了。

    果然,这个威胁很成功。

    顾念兮一下子闭上了双眼。

    或许因为连日来休息不是很好,也或许在谈逸泽的怀中找到了久违的安全感,顾念兮很快就睡着了。

    只是,她又做梦了。

    梦里,她的额头又被吻了。那吻,带着怜惜和缠绵,有种熟悉的味道。

    又有人,在她的耳边轻声诉说着:“兮兮,等你把这孩子生下来,我们就去看我们的大宝宝,好不好?”

    宝宝?

    她的肚子里不就一个么?

    哪来的大宝宝?

    顾念兮来不及想清楚,就听见那个人的嗓音又传来:“兮兮,瞒了你这么久,我知道是我不对。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我更怕,你会因为这件事而自责。”

    那嗓音,和之前一样。

    但不同的是,这嗓音里多了一丝愧疚。

    奇怪,这人怎么会愧疚了?

    “那孩子,要是没有发生意外的话,现在应该会在地上爬来爬去的。只要想到他,我现在还心疼着。兮兮,你知道的话,是不是也会和我一样的难过?”

    那人的声音,又传来了。

    那孩子?

    哪一个?

    她顾念兮,不就和谈逸泽一个孩子么?

    难道还有其他的?

    “……”不知道这人说了多久,顾念兮终于支撑不住,又沉沉睡了。

    而此刻,俯在她耳边说着某些话的男人,看着她安静的睡颜满是疼惜。

    谈逸泽说完了这些话,本来打算拥着顾念兮继续睡觉的。

    可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咯吱一声响。

    有人!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